一、长春放生组织

1、佛教在线海南讯2015年6月20日至21日,“首届中国宗教人类学工作坊:世俗时代的修行”在海南定安文笔峰举行。来自国内以及台湾、美国、芬兰的宗教人类学专家学者与会。

2、据悉,“宗教人类学”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扶持的交叉学科。本次活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主办,南京大学社会学院人类学研究所、华东师范大学人类学研究所协办,海南省道教协会、海南文笔峰盘古文化旅游区承办。

3、与会专家学者广泛涉猎宗教修行实践,分享了他们对中国湘西苗族巴岱、中国侗族村落、中国的道教学院新式传习法,巴哈伊社团的儒禧研习课程,以及台湾神佛授法通灵与修行、缅甸帕奥禅修系统在中国的修与行、女性基督教徒的信仰与生活,泰国城市中产阶层佛教实践、美国华人教会信徒等田野调查,围绕修行与灵性教育、修行与身心实践、修行与信仰戒律、个体与集体的修行、修行的语义学分析等主题展开研讨。

4、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当代宗教研究室主任陈进国博士表示,本次工作坊旨在进一步推动中国的宗教人类学科的进展。以“修”与“行”为核心概念,讨论普通人类学以及社会科学所关注的“文”和“化”问题。他称,在“全球性的中国”语境下,当今中国宗教人类学专家学者探索从中国社会及思想传统中发掘出一些有意义的现象及术语,使其成为普通人类学以及社会科学关键概念,从而让中国从被观察和解释的对象成为知识生产的主体。

5、海南省政协六届一次会议1月26日在海口召开。日前,海南省政协委员智法法师向大会提交了《关于打击假冒僧人、加强僧人监管的提议》(下称《建议》)。

6、《建议》提出,随着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的推进,三亚南山寺的名声也更是蜚声中外。南山寺作为海南最大的一个佛教道场,佛教工作一直在有序的推进,去年九月顺利完成了方丈的换届工作,在新任方丈印顺大和尚的领导下,僧团建设进一步得到巩固,并赢得了较好的社会赞誉。可是近段时间,一些不法分子混入我省,假扮僧人,打着南山寺出家人的旗号,利用大家对出家人的关怀,明目张胆在社会上坑、蒙、拐、骗,给社会造成了巨大的危害。

7、经初步调查,其主要行为表现为以下几项:他们混进宗教场所,乘机偷窃财物,严重者甚至行凶伤人,严重危害正规出家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他们穿街走巷,以南山寺出家人的名义到处化缘,蒙骗广大老百姓的金钱财物,危害和扰乱了正常的宗教活动;他们公开“义演”,在公共场所“行医卖药”,不仅骗取老百姓的钱财,同时还耽误了一些病人的及时就诊,危害到病人的生命安全,并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

8、这些不法分子的行为不仅损害了一些信徒群众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还破坏了真正南山寺出家人的形象,并使人们对佛教信仰产生了抵触心理,严重侵犯了僧人的人权和尊严,更是对南山寺的形象的一种诋毁。

9、《宗教事务条例》第四十五条规定:“假冒宗教教职人员进行宗教活动的,由宗教事务部门责令停止活动;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于假冒僧人到处招摇撞骗而屡禁不止,主要原因是目前执法部门分管权力重叠造成的,一般当类似事件发生后,警方惟有向各部门通报协查,事实上,就是因为多头管理滋生了目前这种无人管理的现象,别让一个老鼠坏一锅汤,所以佛教也要打假,别让百姓误解佛教僧人,误解南山寺,这不仅是对南山寺形象的破坏,更是愧对佛教尊严。

10、《建议》认为,宗教管理部门要充分发挥其职能,加强对假冒出家人的管理和监督,对全省现有僧人登记造册。公安机关要发挥其维护社会治安的职能,如发现假冒出家人的不法行为,特别对社会造成危害的要严肃依法打击。加强宗教管理部门和公安机关以及相关职能部门的协作,对此类事件早监管、早发现、早处理。

二、打胎后应该放生什么鱼呢

1、《建议》提出,希望政府就此事引起高度重视,别让他们继续再这样猖獗下去,还南山寺僧人一个公道,也能使正常的宗教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起得积极作用,也让南山寺以更好的形象立于世界佛教之林。

2、冼夫人文化节开幕式(资料图片)

3、编者按:2008年至2010年,在海南省各市县有关方面的支持下,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课题组对海口、文昌、定安、澄迈、儋州、琼海、临高、陵水、三亚、屯昌、万宁等市县的传统宗教信仰形态,进行了多次实地和问卷调查,对当前海南宗教生态状况有了一个较整体的了解和判断,并形成了《海南省宗教生态的调查报告》。该报告分析了海南宗教生态的变迁态势,指出了海南宗教生态建设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4、海南宗教生态总体概况及其基本特点

海南放生地点公布,中外宗教人类学专家海南研讨“世俗时代的修行”

5、目前海南的宗教类别,除了道教、佛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五大宗教形态外,还有大量的民间信仰,以及少量外籍的巴哈伊教、东正教。根据海南省民族宗教局2008年统计资料,海南省经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共有127处,其中基督教96处、佛教15处、天主教8处、伊斯兰教7处、道教1处。总的来看,海南的宗教关系是和谐的、有序的。

6、基督教和天主教在海南的五大宗教中,来自西方的基督教和天主教占有绝对优势。基督教进入海南,系在清末光绪七年(1881年),美国的基督教长老会在琼山县设立临时传教场所。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正式组织中华基督教海南大会,并依附于西方“差会”。据临高县志记载,至1938年日本侵略前,仅临高县的信徒就有2000多户,人数达1万多人。传教士还重点开展了对黎族、苗族等少数民族地区的传教,从而奠定日后在少数民族地区的扩张。新中国成立后,海南基督教成立了“三自”组织。在改革开放之前,基督教在海南发展较为缓慢。改革开放后,基督教在海南各市县获得了迅速的扩展。同全国其他省区情形一样,家庭教会的发展也呈现方兴未艾之势,人数已数倍于“三自”教会。由于海南与东南亚的近邻关系及作为国际旅游岛的区域特色,海南成为海外基督教团体重点传教的地区,特别是针对海南的华侨及少数民族人群,海南被纳入海外“福音运动”整体计划内的重点区域之一。海南基督教的“地上”和“地下”教会因此呈现快速发展的态势,上升成为海南五大宗教中的第一大教,并将会随着海南的开放格局而进一步扩张。

7、与基督教相比,海南天主教影响相对较小。但近年来随着国际旅游岛的开发,地下天主教会活动也较为活跃,天主教的“独立自主办教”的原则如何有效坚持,成为一个重要挑战,部分信徒的“宗教认同”高于“国家认同”的问题,应引起重视。

8、佛教佛教在唐代就已经落户海南。天宝七年,鉴真和尚第六次东渡日本时,就因台风在振州(三亚)大蛋港登陆,被安排在振州大云寺。随着人口南迁,海南佛教逐渐落地生根。据记载,至清道光年间,海南有寺庵86所。1932年,仅琼山就有佛教信徒3000多人,僧尼110多人。新中国成立前,全岛有供佛活动的寺庵佛塔达24座。新中国成立初,有寺庵17所,僧尼50余人。佛教在新中国成立后到“文革”期间发展较为缓慢,改革开放后得到了较快的发展,如博鳌禅寺、三亚南山寺、万宁潮音寺等道场的兴建和复建,给海南的佛教发展带来了兴盛的局面。海南各地混杂有佛教信仰的民间神庙更是众多。海南佛教与海外特别是东南亚华人华侨的交往比较频繁。近年来,海南佛教在社会公益方面投入不少,为海南的和谐社会建设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9、由于受到近年来海南旅游行业恶性竞争的影响,海南佛教呈现北弱南强、发展不平衡的格局。“宗教搭台,旅游唱戏”,重点佛寺的“观光化”、“世俗化”现象较为明显,并引发一些不和谐的社会现象。比如万宁潮音寺在香火、抽签等方面对游客“有意引导”,引发了许多旅游投诉。南山观音的投资兴建尽管是一项富有创意的文化产业规划,却也导致国内法律界出现“政教不分”的批评,并曾经出现管理权之争。

10、道教与佛教一样,早在唐代,道教在海南就有活动场所,到宋元时期更是勃兴,各个州县道观林立,出现了许多知名的道人,如白玉蟾、陈楠等,海南成为了金丹派南宗和神霄雷法的重要传播地。海南黎苗地区也深受道教影响。到新中国成立前,根据1949年出版的陈植《海南岛新志》,“道教之于本岛,相当普及……本岛人均信仰之。全岛道教徒总计30万人。”当时海南全岛总人口约213万,道教徒占14%,近代海南道教之鼎盛,显而易见。新中国成立后,在历次反封建迷信运动中,海南道教受影响较大。至2006年之前,海南居然没有一个经登记的、合法的道教活动场所。2006年,定安玉蟾宫的落成,才初步改变这种宗教生态失衡的局面。


参考资料